分享

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EP.9-12︱罪與罰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金信:「沾在這把劍上的數千人的血液,那一條條生命的重量,不應該是由我來判斷。」 
朴中元:「金信所受的懲罰會隨著生命的重量增加,那其中也包括我的命。」
神說:「一條生命的重量本就那樣。」
對金信來說,劍上數千人的血液是他的罪,每一條生命的重量都代表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即便那代價他需要花千年的時間去償還,儘管承受身邊的生命不斷逝去的痛苦,卻也自發性當起人類的守護神而遞出過無數的奇蹟。
然而,因為愛上鬼怪新娘的他,從求死到求生,準備迫切地尋找看看究竟該開啟哪一扇門才能成為神的變數。
王黎:「看來我是妳(金善)記憶當中最糟糕的部分,對妳也是,對金信也是。」  
神說:「不要忘記,你們都是罪人。」
如果前世罪孽深重,就會變成地獄使者,在每一次送亡迎魂中看盡人性中的貪、瞋、癡、慢、移,看清人世間的是非對錯,這又何嘗不是一種修行?
對王黎來說,沒有前世記憶卻只有感情是他給自己額外的懲罰,為了不忘記自己前世的罪孽,更為了不忘記對金善的憾、罪、與思念。因此,即使抹去了記憶,前世累積的感情卻依舊是刻骨銘心,會流淚、會心痛,即便那是腦中不存在的記憶。
如果今生的懲罰是前世罪過的代價,那麼神是給了答案?還是給了提問呢?
三神奶奶:「怎能讓被刀刺中的人和刺入那刀的人住在一起呢?」
神說:「因為那也是命運。」
「上將軍金信,拜見陛下。」當金侁紅著眼,單手掐著前世是王黎的陰間使者的喉嚨,字字鏗鏘地傳達他千年的憤怒,古今對照下,拾級而上的金信終於走完他當初未完成的最後一哩路,花了他900年的時間。
金信對王黎的感情是矛盾而複雜的,情感面上是累積千年怨恨的仇人,然而武將性格的他卻又自始至終覺得愧對先王所託:「守護黎,讓他走正確的路,責備錯誤的選擇,更重要的是,保護他不死。」
因此,當他成為鬼怪後的第一件事,是去復仇,也是救駕。那句「我…...來遲了。」既是忿恨,也是愧疚。這樣的他能夠從妹妹金善的畫像中看出王黎的餘生對她的懊悔與思念,否則也不會每年為他祈福點燈。  
從Sunny的前世記憶中知道了自己就是罪孽深重的王黎,也是金信的仇人,陰間使者第一時間沒有掙扎地任由金信鎖喉,沒有前世的記憶,這世的良善與共感卻讓他無法反駁也無法推卸。
這樣看來,神的懲罰是給予一個選擇的機會。

要不要拔劍?要不要消除記憶?要不要消弭千年的仇恨?都在於一念之間。
而這一切繩結的源頭就握在金信手上,是會打個死結?還是解開第一個結?都會從金信手上開始,由他開始決定要不要原諒?要不要修復彼此的關係?然後王黎才有懺悔的機會,然後金善才有重獲愛情的機會,恩倬才有活下來的機會,自己才有從千年仇恨中解脫出來而獲得重生的機會。 
懲罰,從來不是目的,而是給予一個反省的機會和重新和解的契機。

神說:「我只是提問者。命運是我提出的問題。而答案,由你們尋找。」
原來,金編一開始就巧妙地用金信與小男孩的故事隱喻地傳達了神的提問與答案。
就如金信對曾經遞過三明治的小男孩所說:「你的選擇才是你人生的正確答案。」不管神給的是不是正確的答案,祂只是個旁觀著,人生是你自己改變的,然後神才會一直為你的人生應援。

也就是說金信身上的劍要不要拔就跟他遞出去的無數的三明治一樣,能不能解答?能不能改變命運?都不是糾結在三明治或劍本身,而是在解答之人本身的意志上。

或許是當局者迷,明知這個道理的金信,900多年來卻一直沒能解出神對他出的這道考題。
不是仰望神的存在,而是靠人類的意志去打開你想打開的那一扇門,所謂的命運,所謂的因果輪迴,不過是一種學習的過程。

每個人都有一個主要的課題,所有的苦難都是針對這個課題而來,今世不及格,來世得重修一次,世世不及格,就得在同一個小圈圈裡打轉好幾世,無法超昇。 
在前世因君臣利害關係而造成遺憾的王黎與金信,今世以陰間使者與鬼怪的身份重新相遇,這世累積了同居情誼的兩人,在人類所生存的世界裡,究竟能不能靠自己改變命運的力量打開那扇和解的命運之門呢? 
「人類有四個人生,撒種的人生,給種子澆水的人生,澆水的種子收穫的人生,享用收穫的人生。」

在因果輪迴的轉世中,消極的人只會把這世的因果歸於前世的宿命,唯有積極地在這世學習與修復關係的人才能改變來世的命運,迎來第四個「享用收穫的人生。」
「看來美好的事情總是遲來呢!」充滿正能量的池恩倬如是說。
(寫於2017/1/14)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分類:影劇

好吧,感謝探路客終於從善如流,有臉書網誌的一鍵搬家了!!已經手動搬了快一半的人哭倒在半路...Orz 😭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