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EP.5-8︱抉擇

鬼怪 韓劇 劇評 孔劉 韓劇2017
『我喜歡著 對我來說
既是生 又是死的妳
所以, 只好懷揣我的秘密

向老天祈求, 再瞞妳一天
就這樣,再瞞妳一百年
就那樣,生活了百年
而某一天
天氣剛剛好的某一天
是初戀啊…...希望我能有機會這樣表白
求上天允諾,我將在此求告』
這是金信悲傷的愛情告白,也是對上天的請願書,祈求神能應允他想留在池恩倬身邊的願望。 
有別於一開始金信幾百年前在異國他鄉向神祈求死亡的請願書,這次他祈求神可以讓他活到池恩倬百歲之時,誠心地向上天求告再給他多一點時間。
從求死到求生,金信不斷地在掙扎著、反覆地猶豫著,對池恩倬的態度也不停地轉換著。因為她,怕自己會渴望繼續活下去而刻意疏遠,卻也因為想要變得更幸福而不自覺地靠近。

直到透過餐廳的侍者看到了29歲時的池恩倬,她的未來沒有他,這才明白原來自己根本沒有可以選擇的空間,他最終還是做了那個選擇——結束此生。 
『生存向我走來,死亡向我走來,向生向死,妳毫不猶豫地走來,那我只好如此說道:我不委屈,這樣就可以了,可以了,如此說道。』
但是,又怎能不委屈呢?對金信而言,900多年來的初戀,卻是他生命的終點。諷刺的是,將為他帶來死亡的她卻總讓他想要活著,下意識用『明天』來推辭死亡的到來,每多相處一天,就越捨不得的這份眷戀。 
跟妳在一起的時光,全都很耀眼,
因為天氣好,
因為天氣不好,
因為天氣剛剛好,

每一天都很美好。
金信對結束永生的動搖始於池恩倬看得到卻無法拔起劍後,在池恩倬突如其來的獻吻時,在隱約期待著兩人心意相通的瞬間,就像使者對他說的,其實他很開心可以不用死,很高興可以繼續看著池恩倬。就像德華爺爺對他說的,從今而後不如想著求生,還可為世界創造更多的奇蹟。

對他來說,死裡逃生又何嘗不是一個奇蹟呢? 
就在他覺得可以僥倖活下來,可以繼續每天都很耀眼的時光,池恩倬是不是真的鬼怪新娘這件事他壓根不在意,或者說金信是竊喜的,因為一切變得單純許多,暫時他不用再去糾結生與死的問題,暫時他可以讓這份愛戀在心中繼續發酵下去,只要神諭還沒有真正出現。

走一步算一步,這大概是金信目前唯一的打算。 
然而,事與願違,池恩倬是『鬼怪新娘』的事實著實又擾亂了他一整個思緒,命運對他依舊開著慘忍的玩笑。既然是神諭,就不是他可以隨意左右的選擇,只能向上天乞求,祈求多一點時光,讓他可以與她廝守一輩子的時光。
可是,神仍然不聽。  
他與她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命運,就像白天與黑夜,無法共存。他與她只能一生一死。金信第一次覺得除了自己的死亡,他竟然如此進退維谷、無能為力。 
第8集劇末急轉直下的兩個轉折無疑地在金信與池恩倬的命運添加了變數。一是金信絕望地得知他的生會造就她的死,二是池恩倬悲傷地知道拔劍後他會消失的事實。

這明顯地聚焦在一個訊息——金信必然歸於無,而池恩倬會是那個變數。
為了保住池恩倬的命,金信必得讓池恩倬拔劍,而知道事實後的池恩倬,斷不可能會答應幫他拔劍。會不會就像我先前所說,池恩倬開始躲著金信?而金信只能瘋狂地尋找著隨時會發生意外的池恩倬,迫切地,就在距離池恩倬二十歲生日前的兩個月內。
不管是金信先前想結束永生不滅的生命,還是現在想跟恩倬在一起的願望,神似乎都沒有應允過。然而,如果柳德華真是神的化身,那麼把一切看在眼裡的他應該最明瞭金信的愛恨嗔癡,甚至把金信千年的怨恨—王黎—帶到他身邊的目的會不會又是另一個試煉? 
『當時是午時,在一天當中陽光最燦爛的時候,也覺得刺眼,因此,不停地怨恨著某個人,不知道那人是王?是神?還是我自己?我都忘了。』 
『那把劍,對老爺來說,既是賞也是罰,是老爺存在的理由,也是消失歸無的始末。』
『我是在想,歸於無,到底意味著什麼?是化成塵?化成風?還是化成雨消散呢?消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金信曾這麼對使者傾訴著他的疑惑,這或許又是另一個未知數吧。
歸於無,會不會是指破除詛咒?拔了劍會不會意味著破除的是永生而不是死亡或消失?『歸於無』或者意味著一切從零開始,從此生命落入輪迴?
也許當金信千年的怨恨,不管是對王、對神,還是自己,都能真正放下時,才能真正歸於無吧。  
池恩倬:『我的選擇會決定自己的未來。』

人類的意志常常會出乎神的意料,也許那就是奇蹟發生的瞬間。
神的應允究竟是死?還是生?神的善變、人類的意志、金信能不能化解千年的怨恨,此刻都到了一觸即發的那一步。
(寫於2016/12/29)
鬼怪 韓劇 劇評 孔劉 韓劇2017
鬼怪 韓劇 劇評 孔劉 韓劇2017
分類:影劇

好吧,感謝探路客終於從善如流,有臉書網誌的一鍵搬家了!!已經手動搬了快一半的人哭倒在半路...Orz 😭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