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EP.3-4︱人生的考題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孔劉
如果說前面兩集是在鋪陳鬼怪與鬼怪新娘的相遇,那麼這兩集的內容就是在側寫金信與池恩倬在「身份確定」前後的微妙反應。雖然沒有前兩集劇力萬鈞的史詩畫面,但我卻更玩味起這兩集看似沒有進展下的龐大訊息量。
這巧妙的對比就埋在「池恩倬知道金信是鬼怪後」的反應與「金信知道池恩倬是鬼怪新娘後」的反應。這鋪程實在是細膩地令人玩味。
第二集中,金信為了避免池恩倬這個遺漏者名單上的生命被陰間使者收走,承認了自己是鬼怪。此後,池恩倬就刻意躲他、不召喚他,因為她在生氣,因為一直以來自認是鬼怪新娘的這件事被金信否認。 
「啊,我不夠漂亮,所以不能成為你的新娘。」被否認這件事對一個19歲的女孩來說,直接反應就是生氣,即使在救了被綁架的她之後。  
「抱歉,我又不是你的新娘,還勞煩你來救我。」

池恩倬不管是言語或者是表情都毫無保留的在表達一件事,她此刻在使性子,在金信面前。很有趣,這通常是在知道對方也喜歡自己時才會有的一種特權。
 ——好像還討厭呢
——妳好像真的還在討厭我
——確實是在討厭我啊

重覆著這幾句話,從頭到尾金信的視線完全毫不隱藏地盯著池恩倬,是那種即使看著她生氣也覺得漂亮的寵溺。也就是說,很久沒被召喚的金信(被制約了)打從心裡只害怕池恩倬討厭他,即使他已經打算要離開。
人往往無法用理智去控制思念一個人的頻率,當腦中已經被滿滿佔據。
明明人前腳才在超市跟王黎鬥嘴,一出店門就已經在恩倬家門口。明明已經打包要走卻依然不放棄希望地追問「到底能不能看得見?」那是一種要離開前的失落,因為再也看不到對方,所以更隱隱期待著池恩倬真能看到他身上的劍。 
池恩倬骨子裡是個樂天知命派,同樣有靈異體質,卻跟<鬼神君>裡唯唯諾諾的羅奉仙大不相同。

「雖然的確多災多難,但我很喜歡這命,媽媽給予了我無限的愛,也有雨傘了,見到叔叔我也很開心。」

這樣從小就種下的愛的種子不太容易會因為環境的關係而消失殆盡,隱忍與逆來順受是一種生活上的妥協,並非是人格上的差異。 
有點佩服金編在這角色上的琢磨,那就該是一個有著這樣個性的19歲少女會講出的話,彷彿不是編劇意志的延伸。因此,金信常常因這個有著跳躍式思考的少女不著邊際的話而感到摸不著頭緒。
「我媽曾經說過,人要看水放船,看風下罩。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每每池恩倬天外飛來一筆的話,金信都只能老實回答:「不明白」「妳著實讓人猜不透啊」或是只能氣結回道:「這種話我還是頭一回,真的頭一回聽到,真的。」「我這輩子沒聽過這樣的話。」

拜託,你這輩子那麼長,是怕人家不知道你們代溝隔了幾條馬里亞納海溝嗎?(我絕不承認我也不明白…) 
不管是幾歲或面對幾歲的對象,女生天生就有一種欲擒故縱的…...呃,該說是本能嗎?對方會不會吃這套?完全是看誰在意誰更多些,誰捨不得誰更多些。

基本上,金信即使再多活個一千年,他還是無法逃出池恩倬的手掌心,如果她有心擒拿的話。這是他的宿命,誰教他救了自己的剋星。
金信對「鬼怪新娘」的定義是要看得到他身上的劍才算,所以儘管池恩倬口口聲聲說自己就是鬼神口中的鬼怪新娘,儘管發現池恩倬是當時自己心軟插手人類生死下的產物,這種冥冥之中存在的一種連結還是被他否認掉,因為她看不到身上的劍。 
然而,當池恩倬站在他面前半毫不差地指著他胸口上的劍說她一開始就看得見,卻沒有他期待中那麼高興。 
對金信來說,鬼怪新娘是他得以擺脫永生不滅的關鍵,照理說他應該高興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但是,池恩倬是鬼怪新娘這件事著實困擾他到抑鬱失眠,除了一方面很難直接面臨馬上就要死亡的事實,更嚴重的是,握著他人生鑰匙的新娘是池恩倬,也就是說,池恩倬是殺死自己的唯一武器。如果是別人,他可能不會這麼百感交集吧,「一會兒高興,一會兒悲傷 ,一會兒淒涼,一會兒燦爛。」  
當王餘點破癥結問:「她能看見劍,你是開心呢?還是害怕?」
金信猶豫了:「不好說…...終於能結束這厭惡的不滅人生,一方面覺得萬幸,但對這一生也不只是有厭惡,一方面又想再多活一段時間。」

「喜歡的人是池恩倬」「他的新娘是池恩倬」完全被他分裂成兩個層面來看,難怪會有點精神衰弱。到底是想離開?還是不想離開? 
除非神還有其他封印,比如說每個月初一十五會痛不欲生之類的…...不然的話,我實在想不出來為什麼不可以兩個一起好好地活著?如果有個人可以跟你一起長生不死...…(除非鬼怪新娘一樣會老會死),但說實在的,即使會老會死,就多陪她走完一生不行嗎?臨終之前拔劍一起共赴黃泉不就可以共生死了嗎?啊,除非他覺得陪著她看著她慢慢變老對她來說是一件慘忍的事。  
「即便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會隨著時間流逝?」當池恩倬羨慕著長生不老這件事時,金信這麼質疑著。
「不是還有你嗎?你陪在我身邊的話,我覺得活多久都沒關係。」

池恩倬不知不覺中點破盲點。那時金信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動搖。 
常覺得池恩倬的心理素質實在比多活了她900多歲的金信還要強,當金信像透徹世俗般說出的人生智慧:「沒有悲傷能持續千年萬年,也沒有持續數千年的愛情。」池恩倬馬上慧黠地打賭「有」「悲傷的愛情」,那就該是金信會喜歡上的女孩。  
愛上池恩倬是一回事,愛上自己的新娘則會成為一個事件。預告中即將拔劍的那一刻,金信對著池恩倬這麼說:「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是妳的錯。」但是,親手結束戀人的生命這種事怎麼可能單憑你一句話就可以裝沒事?
生比死還需要勇氣,死了一了百了,但留給活著的人會是什麼樣的陰影?死亡如果是解脫,那活著的人不就變成生活在煉獄裡?果真是浪漫而狠毒的詛咒,如果用自己的解脫換來她此生的寂寞和不幸,那麼愛著池恩倬的金信可能做得到嗎?

不要催眠自己「時間是良藥」這種老掉牙的安慰,那是安慰自己不是安慰別人用的,那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推卸,如果是真愛,我相信金信斷不會讓池恩倬碰上那把劍。
再者,如果不小心讓池恩倬知道不是所有的魔咒破除後都會成為美麗的傳說,又不小心知道她的「效用價值」是拔了劍解除封印結束他的生命…...試問,她還願意待在他身邊嗎?盛怒之下會不會一走了之?所以兩人中間會不會來一段你藏我找?或是你追我跑?直到有人想通了才能成就這段只有當局者才會迷失的愛情?10年後,當池恩倬29歲,金信949歲…...再次逢9之時?
況且陰間使者手上還有兩份遺漏者名單,一份是池恩倬,一份是未知…...那份會不會就是金信?然後執行死亡的時間是很久很久以後…...與池恩倬一起?  
以金高恩的演技要橫跨10年其實是小菜一碟,否則如果單是大叔與蘿莉的故事,大可不用找已經25歲的金高恩特意扮小,剛好適齡的三金少女隨便一位都可以勝任,一齣戲要開枝散葉出去才會有張力,其中戲法的巧妙當然掌握在編劇手上,當觀眾的也只能動動腦天馬行空而已。
神的善變,人類的奇蹟,差使的遺漏者名單...…這中間的關連性似乎是一體成形。  
第四集中有關於奇蹟這個小插曲。金信對著當初遞過三明治的少年這麼說:
「我給數千人遞過三明治,但像你一樣前進的人卻很少,一般人都會停留在奇蹟發生的瞬間,請求我再幫助他們一次,說他們知道我的存在,就好像把奇蹟寄存在我這裡似的。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改變的,因此,我也一直在為你的人生應援。」 
很有寓意的一段話,考卷上填的不是神告訴你的正確答案,而是經過你深思熟慮後依然不後悔填下的那個解答才是正解。
也許「神的玩笑」用意就在於此。讓金信擁有神的力量可以賜福降禍,去經歷那個過程,過程看似懲罰,其實是要你在解答的過程中去為自己的人生找出路,不是經由神的提示,而是對你自己人生負責的態度,那才是神對金信真正的考驗。  
「你的選擇才是你人生的正確答案。」 
「鬼怪新娘」根本才是神對金信所出的考題,人生的目的從來都不是在於寫出一張答案全對的考卷,是可以有容錯率的,沒有完美的人生,只有不後悔的人生。人生是你自己改變的,神才會為你的人生應援。
奇蹟發生的瞬間,其實是在你選擇的瞬間。
(寫於2016/12/17)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孔劉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孔劉
分類:影劇

好吧,感謝探路客終於從善如流,有臉書網誌的一鍵搬家了!!已經手動搬了快一半的人哭倒在半路...Orz 😭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