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EP.1-2︱900歲的純情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孔劉
小時候,池恩倬因為母親以為她喜歡年糕而錯過了在生日吹蠟燭許願的機會。
後來,想對著蛋糕許願的池恩倬卻面臨人生第一次的生離死別,望著燃盡的蠟燭,決定從此不再許願,反正也沒有人會聽,那年她才9歲。
19歲生日那年,飽受生活折磨的池恩倬對著大海點上了蛋糕上的蠟燭,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二次為自己點上的蠟燭,她虔誠希望得到神的諒解並許下了三個願望,卻馬上又懊惱起自己的行為「哪有什麼神仙?」而吹熄了蛋糕上的蠟燭。
就這樣,19歲那年的池恩倬意外召喚了939歲的鬼怪金信,收到了花語為「戀人」的蕎麥花為生日禮物。
這不是他與她第一次見面,她知道,他也知道。 
19歲生日前夕在雨中差肩而過,短暫的四目交接,她知道他不是人,是神是鬼她也不甚在意,只是兩人剛好對上的視線讓她看了過去,無心駐足這不相干的交會,她的生活已經被太多的苦悶所佔據,讓她無暇關注過多可能的瞬間。

但他不是,黑傘下一抬眼便撞進那對清澄眸子的瞬間,腦中閃過的模糊畫面不只是她,還有他。他納悶地駐足回首,凝視她漸行漸遠的背影,他是一個可以看見一個人未來的鬼怪,但,那次他同時看見了自己與她的交集。

因此,對於被他召喚而來的這件事倒沒有太多的訝異,頂多只是好奇這是哪門子的陰錯陽差,被當成守護神般的應了前兩個願望。爾後的召喚也只是確定了他與她之間存在著一種特殊的連結而已。 
他們的相遇沒有更早,也沒有更遲,就在池恩倬芳華正盛的19歲,青春最洋溢的那個年紀。 
橫看豎看,金信對她來說真的是一個30好幾的大叔,如果不去管鬼怪真實的年齡的話。這樣的設定很有趣,如果池恩倬是正常家庭長大的女孩,或許根本就看不上金信,就像同學誤以為她跟中年大叔援交一樣,那個年紀的少女對大叔不太可能有憧憬。

但對從小就缺乏父愛的池恩倬來說,這其中或許也有帶點對年長男人的孺慕或者說是安全感使然吧,所以她可以笑得沒心沒肺開口說愛閉口要嫁,盡顯小女孩撒嬌的姿態,在她還沒真正愛上金信之前。

不是一見鍾情,她的愛情必然是經過涓滴而成形,而通常累積無數回憶所形成的愛戀都不會太容易放棄,剛好就能像滴水穿石般,緩緩地滲透進金信的五臟六腑。
但,對活了939年的純情鬼怪來說,勢必會陷入他漫長人生中有史以來最大的驚心動魄。
近千年來,為結束永生只顧尋找鬼怪新娘而缺乏戀愛經驗的金信,第一次因她不按牌理出牌而感到束手無策,第一次因她突如其來的告白而一時語塞,第一次在她天真爛漫的笑顏中閃神發呆。

就這樣,池恩倬沒有預警地撞進了金信的心裡。 
他,就是無法無視於她的存在,那個可以召喚他又可以隨他穿門而出的少女,即使她對他沒有任何效用價值,即使說服自己她只是他插手人類生死所產生的副作用,即使她看不見他胸口的劍,即使她不是他要找的鬼怪新娘。

心,依舊不由自主被吸引著。

因為她不是他的新娘又慶幸又遺憾,因為她不再召喚他而陷入無止盡的低潮,而且這次來勢洶洶。
就像感冒一樣,往往不容易感冒的體質,一旦患上就會來勢洶洶,令人毫無招架之力,各種感冒初期的症狀…...食慾不振、歇斯底里、四肢萎縮、神經過敏,要死不活地寫著生人勿近,這種愛情病毒沒有特效藥,只能等待它過去。

然而,939年來才第一次發作的愛情病毒可能沒有那麼容易痊癒就是。  
他們之間充滿著變數,記得金信曾說他看不見她20歲、30歲的未來,那年池恩倬19歲,金信939歲,剛好都走到了逢9之年。一年之中,如果不是金信化為虛無,就是池恩倬過不到下一個生日。
雨天、傘、蕎麥花…...他們的相遇浪漫而絕美,但是,在命運與詛咒中邂逅的愛情究竟要如何走到終點?
(寫於2016/12/14)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孔劉
 後記:  
#有時候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烏鴉嘴…><  

PS 補充一下池恩倬的人設……

這是典型的大叔會愛上蘿莉的設定,因為她的喳呼,她的天真,她的不按牌理出牌……才會吸引一個老靈魂從好奇、不耐煩、無奈…...到上心,這反而是一個絕妙的搭配,千年純情男就是會被這樣迥然不同的的純粹所吸引,這樣的金信就不會去愛上像Sunny這樣的人,一個蘿蔔一個坑,這都是注定好的。
況且池恩倬也只在金信面前會這樣耍賴,不是天生個性就這樣,本質上她是懂事的,所以在魁北克時,才會安靜地陪著緬懷故人的金信等到天黑,也記得回到韓國時跟他說抱歉,說如果她太煩他是因為太興奮……

其實,那是一種信任的姿態,沒來由的一種覺得被保護的信賴,也可能當成是她苦悶生活中的出口,可以暢快地呼吸,可以恣意地瘋癲,就像她這般年紀的其他女孩一樣。而且她其實下意識覺得金信會包容,所以才能在他面前如此無所忌憚,我是這麼認知的。還滿喜歡這樣的角色設定。 
鬼怪 韓劇 劇評 韓劇2017 孔劉
分類:影劇

好吧,感謝探路客終於從善如流,有臉書網誌的一鍵搬家了!!已經手動搬了快一半的人哭倒在半路...Orz 😭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